清明的思念

作者: 时间:2012-04-12 09:04:28 点击率:478

 

 

今又清明。早晨我与四弟、五弟去大港万寿陵园祭奠了父亲及二弟。   

   父亲离开我们已十一年了,而我对父亲的思念却越来越重,好像父亲的身影依旧时时相伴着我。   

   我家七姊妹人口众多,父母历经千辛万苦把我们拉扯成人。当我们的生活境遇越来越好的时候,父亲却在癌症残酷的折磨中走完了七十三年的人生旅程。  

   我从小到大是兄妹中得到父亲关爱最多的孩子,这也是我时常独自思念父亲泪流满面的情结。   

岁月沧桑、日月轮回,几多父子之情的事情依然沥沥在目。  

 

      天方夜谭     

记得我在玉门油矿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一个天降大雪的傍晚,父亲从石油勘探公司办公室给家里打电话,说一会回家带我去看电影。十几分钟后,父亲到家背着我踏着没膝深的积雪,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北平电影院。   

电影的片名叫“天方夜谭”。美丽动人的神话故事打开了我幻想的“天目”,使我经常在梦中乘坐飞毯周游世界。   

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只背过我这一次,我多想让父亲再背背我。  

 

       小提琴  

七十年代初,我在大庆油田勘探指挥部工作。常年头顶青天一顶,脚踏荒原一片,每天都是从帐篷到钻井平台,再由钻井平台到帐篷两点一线,业余生活极其单调乏味。   

一个周末的晚上,我去看望在采油四部工作的同学。当时他正在学习小提琴,老师是他的好朋友大庆文工团首席小提琴姜金一。十几年后,姜金一 先生调到中国歌舞剧院交响乐团任指挥,并获得建国五十周年文化部优秀指挥家奖。   

我从音乐家的演奏中第一次聆听了如此美妙悠扬的琴声,小提琴这个乐器王国中的公主深深地吸引了我。   

我想学琴了。当时大庆买不到小提琴,我只好写信给远在湖南工作的父亲,请他到长沙给我买一把小提琴。   

当年夏天,我从大庆回湖南临湘探望父母亲和弟妹。到家后,父亲立即兴致勃勃的给我拿出了小提琴,并告诉我是托人从厂里买出来的,不带琴盒四十五元。那时父亲的月工资还不到九十元,要养活在湖南的全家八口人,这把琴一下就花掉了全家半个月的生活费。   

有了这把小提琴,我的业余生活充实丰富了,在帐篷里、树林中都能听到我的琴声。七十年代末,我参加了中石化四公司文艺宣传队和大港区业余艺术团的文艺演出。九十年代末,我邀请中国歌舞剧院交响乐团指挥姜金一 先生,带领他的乐团到天津大港体育馆,为天津乙烯扩能改造开车成功举办了专场音乐会。   

父亲给我买的小提琴让我了解了音乐,也让我认识了生活中绚丽多彩的精神世界。今天,每当我拉起小提琴就会想起父亲慈祥的面容。

 

      东风手表 

又一年秋天我怀着急迫的思念回到了湖南看望父母和兄妹们。在家里休假的日子十分惬意,父兄们陪我钓鱼、上龟山塔、登岳阳楼、游 君山品银针,极尽天伦之乐。   

归期似箭,在休假就要结束的前几天,我听见父亲和母亲小声商议说:“晓军不小了,这次他回大庆前给他买一块手表吧。”母亲说:“咱家没有钱,我去借吧。”在回大庆的前一天,父亲带着我去岳阳市百货商场,给我买了一只120元钱的天津东风牌手表。这时,全家人只有我一个人有手表。   

当我戴着父亲给我买的手表回到大庆后,勘探队里的伙伴们都为我有手表而高兴,因为全队一百多个年轻人只有几只手表。后来,这些伙伴们有七、八个人都戴着我的手表去相对象,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。   

父亲原本有一只英格手表。饥荒年,父亲在带我们去大庆的路上,用这只手表給我们换了二十个烧饼。我调回家工作后,我把父亲给我买的东风手表还给了父亲,他老人家才又戴上了手表。父亲去世后这只手表被五弟收藏。  

 

      回家

 

      七十年代中期,我已经独自在大庆油田工作了六个年头。这一年秋天,我又一次回湖南休探亲假。父亲请假陪同我去了长沙,游了湘江、看了橘子洲头、登了岳麓山。随后又去了韶山,瞻仰毛主席故居。

      临近回大庆的前一天晚上,父母和我作离别长谈。我试探着说:“爸爸,我想从大庆调回家工作,您有办法吗?”父亲沉思了一会说:“我今晚给大庆李虞庚市长写封信,他是我在玉门石油勘探公司当调度长时的老领导,你回大庆后拿这封信去找他。”当时,大庆油田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在钻井、勘探工作的职工要想调出工作单位,需经本指挥部的指挥批准才能办理。

      我回大庆后,找到了李虞庚市长,把父亲写的信递给他。李虞庚市长一边看一边说:“一看字我就知道是谁写的。”还说:“你长的像你妈妈。”三天后,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车,父亲给我圆了回家梦。  

 

      父亲的梦  

十一年前的深秋,父亲的癌症已到晚期。在他病故前的一天早晨,父亲躺在病床上高兴对我说:“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的病好了。我又回到了玉门、大庆,见到了铁人王进喜和其他同志,又一起到新油田去参加大会战。”  

听着父亲的述说,我禁不住流下泪水。几天后,父亲病故了。   

一九五二年,毛主席把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十七师改编成中国石油工程第一师,父亲就是“石油师”其中的一员。他作为新中国第一代石油工人,参加了玉门油矿和大庆油田的会战,为我国的石油工业发展做出了贡献。   

当年,我国发现江汉油田和胜利油田时,父亲都兴奋的给我讲油田的储量和构造,那神色就像捡了一个大金娃娃一样。   

父亲的临终梦代表着一代石油人的理想和追求,“祖国有石油,我的心里乐开了花”是石油工人共同的心声。   

父亲,我下辈子还做您的儿子。   

谨以此文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,并告诉青年朋友们,父母养育之恩比山高、比海深。常回家看看、多陪父母转转,待父母百年之后,我们作儿女的就会少一些痛悔。 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二零零二年清明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总经理助理:石晓军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